| 首 页 | 基本情况 | 培训学习 | 课题招投标 | 规划与计划 | 国际交流 | 关于我们
< >
    正文已停止,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研究资料
    舆论浪尖上的暴风集团:CEO冯鑫今年来股权质押12次
     
    舆论浪尖上的暴风集团:CEO冯鑫今年来股权质押12次最近一两个月,暴风集团遭遇了不少的质疑。其中最大的是,公司的发展不够稳健与冯鑫(微博)频频质押股权《投资者报》记者 向劲静随着乐视的陨落,乐视危机在整个互联网行业中不断蔓延。这也使得和乐视有着相似发展门路的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暴风集团”,300431.SZ)备受关注。尤其是在8月4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开创人、CEO冯鑫将所持的暴风集团532.7万股用于质押融资。截至当日,冯鑫已经累计将手中的4921.37万股进行了质押,占其所持股份的69%。一时间,市场上关于暴风集团的风暴刮得越来越激烈。甚至有人担忧,冯鑫会不会是下一个贾跃亭?近日,暴风集团发布2017年半年报。报告期内数据显示,暴风集团上半年的净利润亏损7884万元,同比下降17%。值得注意的是,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却是盈利为1572万元。是什么原因造成这两个数据差距如斯大?针对一系列的财务问题和公司发展问题,《投资者报》记者分别于9月1日来到泰富酒店加入暴风集团的半年报业绩阐明会和9月7日来到奥雅会展对暴风集团CFO姜浩进行专访。饱受质疑9月1日,冯鑫一如往年地身穿白色衬衣和浅蓝色牛仔裤涌现在半年报业绩解释会。但和往年不一样的是,这一次,冯鑫多了些白头发,同时还多了一个新高管——CFO(首席财务官)姜浩,据介绍,姜浩于8月参加暴风集团。冯鑫在业绩说明会上坦言道:“从前一个多月是暴风集团最难受的时代,而今天最重要的中心思维是‘透明’,如果不透明就会有许多误会,所以我认为要尽量去透明。”在过去的一两个月间里,暴风集团遭遇了不少的质疑。其中最大的质疑是暴风公司的发展不够稳健,因此质疑冯鑫说:“不论环境好坏,只要发展就是冒险,但作为企业家而言,任何时间都有义务和权力发展。”另一个质疑是,暴风集团不仅业务与于乐视相似,而且冯鑫此前进行了屡次股权质押,这一举动由于也和贾跃亭在乐视危机集中暴发前大批质押所持股权极为相似,冯鑫此举也备受质疑。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冯鑫个人股权质押已达12次,其中在4月份,均匀每周都会进行一次质押。截至8月5日,冯鑫被质押的股份为4921.37万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的69.98%,占总股本的14.82%。就股权质押问题,冯鑫表现,暴风上市发展需要基本资金支持,但暴风按照平台规矩,根本上还是用他个人的质押做战略布局的输血。“但这个质押,我们自己还是有底线的,我们现在质押不到70%,还是有平安点的。”财务风暴如果说过去的一两个月里,暴风集团一直都是在舆论风暴中的话,那么其半年报的颁布,则将其推至“风暴眼”当中。狂风集团发布2017年半年报数据显示,上半年的营业收入为8.3亿元,同比增长67%;净利润为1572万元,同比下降17%;资产负债比已达71%,负债总额17亿元。近日,记者参加了暴风集团的半年报沟通会议,在会上姜浩对暴风集团的财务进行了剖析:“最近负面消息比较多。我在想,无论看一个公司还是看一个人,财务上是否有危险,主要看三个事件:第一是他毕竟拿了多少钱,是什么结构拿到这个钱;第二看他的还款能力和还款构造,看他是否有能力依照规程去偿还任何的欠款;第三是最中心的,就是说他拿这个钱干什么?是吃喝玩乐还是做了投资。假如做了投资,所投的这些标的发展状况是什么样,是否是一个好的标的。”姜浩联合这三个维度,详细解读了暴风集团包含负债在内的各项财务指标。姜浩表示,目前暴风集团所有的负债加起来,减掉库存、营收之后,整个负债是2.6亿元。暴风集团是否有能力偿还这近3亿元的负债?“我们一年的流水或许30多亿元,一个季度大概8~10亿元,这样的流水完全有能力笼罩负债的压力。再看总资产,目前暴风集团的资产规模已大于30亿,其中大部分都是能够迅速变现的流动资产,因为我们是轻资产公司。从这些就能看出,我们是否有被人追债,被供给商堵门这样的一个风险?”记者统计暴风集团几年来的财务数据发现,少数股东损益这项财务指标,在2014年-2016年期间,其亏损额分离为8.6万元、1552万元、2.9亿元,到了2017年上半年的少数股东损益亏损9456万元。同时,暴风集团近5年多的时间里,销售毛利率逐年减少。从2012年的75%降至2017年上半年的20%;销售净利润也从2012年22%降至2017年上半年的9.5%。9月7日,姜浩在奥雅会展接收《投资者报》记者专访时,对这两项数据做出的说明是:“这两个数据的变化,最实质的原因是我们增加了暴风TV的业务。因为电视业务到现在依然是亏损的,其毛利率亏损7.55%,这一数据就把整个毛利率都拉低了。不过,和去年的数据相比还是下降的,上一年度的毛利率是15.3%。由于去年面板涨价,影响连续到今年一季度,所以这两个数据比较差。但今年二季度我们开端调价,面板价格也在逐渐回落,所以暴风TV业务会逐渐好转的。”不再输血提及暴风TV,冯鑫表示:“电视业务还需要5亿元以上的外部资金投入,2020年将成战略拐点期。暴风现在没有资源向电视与VR业务不断地输血,只能传递第一棒,现在已经完成,未来的暴风TV、暴风VR就只能本人造血。”截至目前,暴风集团仍处在停牌中,停牌原因是公司旗下的暴风TV正在进行私募融资。对于暴风TV融资胜利后,是否持续与暴风集团合并报表,姜浩对记者称不便泄漏。不外,其同时也表示,暴风集团此前在二级市场上的融资,仅仅是“中止”。“我们去年申请了定增,大略是18亿元。现在我们是处在一个中止状态。请各位注意,是中间的中,不是终点的终。原因就是因为我们在做重大资产重组,得把这个(暴风TV)完成之后才可以重启。”那接下来暴风TV如何晋升自己的造血能力?如何提升硬件毛利率?姜浩对记者说:“我们主要仍是分两个方法,一部分是价钱溢价能力,除了提价以外,就是发布新产品;另一个部分就是供应链的溢议价才能确定是很明白的。”出色视频推荐 自动播放开关 主动播放

    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这个美食类创业项目估值已过10个亿

    正在加载...
    首页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审计学会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4号 邮政编码:100086 电话010-82199815
    京ICP备05034045号